乡村冬韵

乔兆军

“杲杲冬日出,照我屋南隅”,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笔下的冬天。想起了故乡的冬天,也是这番光景,阳光总是那么纯粹,那么暖,仿佛随手一抓,就可以握在掌心。沐浴在阳光里,真有“茅檐负晨曦,暖入四体舒”的感觉。

窗外的梅花如约而开,含芳吐艳,绰约婉转,弥散着沁人的香,把冬天灰扑扑的底色衬得摇曳而生动。想起了明末清初那个有才华有情趣的男人李渔,他有一个叫“就花居”的活动小屋,小屋里面有炉有酒,有座椅,坐在其内饮酒遣兴,吟诗联赋,既可赏梅,又避免了寒风的侵袭,这份惬意闲适,令人神往。

有雪的冬天总是很美,漫天飞舞的雪花,像蝴蝶一般,带来了这个季节特有的诗意。雪压弯的枝头,只需轻轻一碰,雪花便纷纷扬扬飘下,散落在头上、身上,惹来一串串笑。雪霁初晴,整个世界是那么平整。有咯吱咯吱的踏雪声从乡间小路蜿蜒而至,回头望去,一个着红衣的女子,呵着白白的雾气,纯洁轻盈的言笑,在雪景里那么温暖,那么生动。

村外那条清澈的小河在冬日变成了小溪,水像细线一般流着,河滩宽阔了许多,裸露的河滩里大大小小的石子星罗棋布,任阳光疏疏朗朗地在其间穿行,一切都静默如诗。一只觅食的野兔贴着大地奔跑,像一块在地上快速翻滚的雪团,引起了一条狗的注意,它们之间展开了一场生死角逐,两个身影划破了冬日寂静。

冬天是最宁静的季节。农家小院里,有成群的麻雀儿,丰腴如雏鸡,老是跟在家养的母鸡后面刨食吃,腾地散去转眼又集结起来。狗百无聊赖地咬着自己的尾巴玩耍,窝在草垛上的小花猫,正眯着眼睛打盹。老牛不紧不慢地扯着草吃,吃得嘴角泛白沫儿……

在冬天里,农人可以舒坦地睡个懒觉,把一年欠下的觉都补回来。可以和家人或朋友一起,围着火炉,温壶老酒,拉家常,其乐融融。向阳的村头,老人们安闲地依墙靠着,沐浴着冬日暖阳。他们双手揣在袖口,眯着眼,似睡非睡。冬阳打在他们身上,像一幅油画。

农家的婚娶喜事,大多安排在农闲的冬季,遇到这样的日子,整个村庄都飘着喜庆的味道,搅得懒散的冬日时不时地紧凑几天,热火几天。

冬是哲学,每一个细节都惹人思考。日子安淡,轻暖,看蓝天洁净如洗,看冬树素朴内敛,浮华皆谢去,唯有本真存,感受这种简单的美好,别有一番韵味在心头。

Leave a Comment